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公司新闻
从民营企业家曾建斌的遭遇谈民企的困厄与救赎
发布时间:2023-01-17 浏览:382

    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回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历程,民营经济的重要性已无需多言。早在2018年,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就指出,民营经济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贡献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这是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士早已耳熟能详的数据。与此同时,不能忽略的是,民营经济繁荣的背后,站着数量庞大的民营企业家与个体工商户,他们是支撑中国经济活力的重要源泉。





一: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多次强调保护民企和民营企业家的权益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强调“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并明确指出,“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此后最高法最高检也相继表态,要充分运用司法手段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务和保障,有力地捍卫了民营企业与民营企业家的权益。在2021年两会中,最高检工作报告再次表达了对于民营企业保护工作的关注:持续清理长期未侦结的涉企“挂案”。对民企负责人涉经营类犯罪,依法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不判实刑的提出适用缓刑建议,同时探索督促涉案企业合规管理,促进“严管”制度化,不让“厚爱”被滥用。2022年10月25日晚,党的二十大报告全文公布。报告提出,优化民营企业发展环境,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支持民营经济发展,这是党和政府一直以来反复强调的经济发展方针。二十大报告对此加以重申,释放了决策层支持民营经济更加笃定的信号。

 

 

二:近年来民企遭遇的偏见和困境然而实践中,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却屡屡遭受不法侵害,维权之路往往漫长且又艰辛。他们不仅要面对自身发展的的挑战和外部竞争的压力,还可能遭遇一些猝不及防的暗算和不测。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少人认为民营企业家是有“原罪”的,似乎每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背后,都有着违法乱纪的烙印。因此,但凡举报控告民营企业总是屡试不爽,某些执法人员也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民营企业家们,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深刻的偏见与误解。在改革开放早期,由于体制机制问题,的确有部分人利用市场与法治不够健全的漏洞,获取了一些财富。但随着我国市场经济日益完善,民营企业家的成长壮大早已进入法治化的轨道,民营企业也逐渐摆脱草莽状态,走向规范化。这些年来,在一些关涉民营企业与民营企业家的司法裁决个案中,由于没有把握好罪与非罪、产权保护的边界问题,出现了一些冤假错案,伤害了民营企业家权益,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尽管一些冤假错案此后已得到纠偏,但是新的冤假错案依然此起彼伏。

 

 

三:四川民营企业家曾建斌被涉黑的遭遇四川绵阳万博max手机登录注册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在总裁曾建斌的带领下,经过三十年的不懈努力,已形成为一家年缴税收逾两亿,现金流充裕,职工近千人的中型民企,其旗下的金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一度为解决当地小微企业融资困难一度起到了积极作用。然而,让曾建斌始料未及的是,一群恶意债务人把普通的经济纠纷谬以“套路贷”之名联名控告他,并夸张虚构,昔日为他们提供资金支持的曾总转眼被打成了所谓的黑老大,正面临一系列罪名指控,他的企业也因为老板身陷囹圄,资金和股权被冻,银行停贷而遭遇创始以来最严重的发展危机。曾建斌自2021年11月26日被带走调查,至今未归,为了搜集查找他的“罪证”,警方两次向全社会公开征集他违法犯罪的线索。与此同时,他的高管们也一个个被冠以黑社会帮凶而受到羁押盘问。被羁押的“嫌犯”还包括财务总监和公司法务,甚至包括一位审判此前借贷诉讼的法官。他们中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者,健康堪忧,有的还是癌症患者,曾建斌本人患有多种疾病,在缺乏医疗的环境下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左耳失聪,颈血管阻塞加重,肾上腺瘤变大等等。长期羁押,久拖不决对曾建斌及其企业不啻于灭顶之灾,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损失,也将是整个社会的巨大损失。

 

 

四:不同企业家的相似遭遇就在2004年,经济学家郎咸平严辞抨击顾雏军以多种手法侵吞国有资产,顾雏军以律师函作为回应。双方对峙引来证监会询问。2005年5月,证监会稽查部门对顾雏军进行立案调查,此后顾雏军的命运急转直下,2008年,原任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等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的顾雏军,因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和挪用资金等数罪,被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9月,顾雏军获减刑出狱。出狱第8天,顾雏军在北京举行媒体发布会,声称自己“完全无罪”。同月,顾雏军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开启此后近十年的申诉之路。2022年1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顾雏军作出国家赔偿,共计43万元。对此,央视财经评论,顾雏军“终于要回了失去的东西”。区区43万对一个企业家来说根本无足重轻,然而十年的光阴用来申冤委实是一个悲哀的现实。无独有偶,据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9月,张文中蒙受冤案,遭到审查逮捕,被衡水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2008年9月,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张文中犯诈骗、单位行贿和挪用资金罪,一审判处18年有期徒刑。张文中和物美集团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09年3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改判张文中12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若干。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文中无罪,冤案彻底平反。张文中案成为“人民法院落实党中央产权保护和企业家合法权益保护政策的一个标杆案件”。其实,我们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类似的案件还有很多。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这些悲剧故事还在持续发生,他们有些正在蒙受冤狱之苦,有些已走上维权之路。民企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过程中,可向法院申请再审或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这两条路走起来都异常艰辛,但却是当事人所能进行的仅有的两条权利救济途径。而结合过往案例,当事人的申请往往都只经过简单的书面审理,就被草草驳回,两条救济途径都不通畅,这与近几年的司法精神是完全相悖的。

 

 

五:如何保持司法公正,减少冤假错案每一个冤假错案的发生都是对当事人及其家庭的毁灭性打击,对司法形象与司法权威更是造成严重伤害,当事人的损失再多赔偿也难以弥补,但司法救济的道阻且长让不少人望而却步。有效减少乃至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才是司法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中国最高法研究室一级巡视员、高级法官李晓说从源头上防止冤假错案发生,主要有以下五个举措:

第一规范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健全冤假错案的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

第二落实讯问犯罪嫌疑人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各级公安机关现已普遍实现对全部刑事案件每次讯问过程均进行全程录音录像。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

第三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建立健全值班律师制度,保证每一个刑事案件的被告人会得到律师的法律帮助。第四、规范刑事申诉案件立案审查标准,完善审查刑事申诉案件的程序和要求。实事求是、有错必究、发现一起纠正一起。2016年至2020年,全国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8310起刑事案件。

第五、继续推进量刑规范化,规范法官的量刑裁量权,促使量刑公开公正。

 

 

六: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既要真严管也要真爱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权益,既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法律是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前提。公平公正的司法活动是定纷止争,保障社会公平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同时司法还是经济社会的晴雨表,在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中处于重要地位,不可或缺。对民营企业家们的违法犯罪行为既要一视同仁,绳之以法,对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又要仔细甄别,不枉不纵。民营企业家曾建斌与债务人之间的经济纠纷究竟是“套路贷”还是正常借贷事关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和一群人的命运分野。让我们期待此案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审理,不要让它发展成另一个冤假错案。此案的正确走向将有利于民营企业家们信心的恢复,有利于我们的民营企业持续健康的发展。从源头上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有效保护企业家们的营商环境,最终是保护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人。《法治日报》也曾发文表示,要强化对涉及非公有制经济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着重监督纠正涉及非公有制企业的依法不该立的立案、违规插手经济纠纷,滥用强制措施查封、扣押、冻结民营企业财物等问题;正确区分“八个界限”,即: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个人犯罪与企业违规的界限,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经济活动中的不正之风与违法犯罪的界限,执行和利用国家政策谋发展中的偏差与钻改革空子实施犯罪的界限,合法经营收入与违法犯罪所得的界限......

 

  

结语:曾建斌案折射出了民营企业家们在发展中所遭遇的困境与困惑,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一直都是在带着镣铐奔跑,他们面临更多挑战,时常遭遇不公,我们希望张文中和顾雏军一类的冤案不再在曾建斌身上重演,曾建斌孱弱的身体也根本支撑不了十年的折腾。最后,笔者想说的是疫情的阴霾正在消失,但愿法治的天空也惠风和畅,祝福民营企业家们在法律的保驾护航下,能在阳光下自由地奔跑,健康地发展,在2023年焕发出新的活力!